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子

写写,画画,无残缺不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边缘 (原)  

2009-01-06 19:00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一)

心情莫名的烦燥,10月3日,应该不好了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,脾气更大了,稍有不顺心的事,就眼泪汪汪,不说话,不睡觉,折腾……

10月6日,依然没有迹像,难道是……?

想都不敢想,也许是我想多了,也许是因为没有正常吃饭导致的退后,这种情况虽然很少,还是会有的。

10月7日,我依然不相信自己会那么“幸运”。

10月8日,有点按捺不住了。中午的时候跟他说情况不妙……他急匆匆的从单位跑到这。

阳性。

 

脑袋里瞬间的空白,该怎么办呢?

孩子,我还只是个孩子,结婚,当孩子的妈,有点晕… 

 

他说,能怎么办,准备结婚。

结婚?我没做好准备。

还是不要这个无辜的生命?

 

去医院的路上,晕倒了,突然感到很恐惧,如果这样,不再醒来?渐渐失去重心和声音的感觉,一切慢慢的随着晕眩越来越远,模糊的看着人群,找了个自己认为踏实的地方坐下了.

直到有意识的时候,却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乱乱的人群,刺耳的嘈杂,一切乱的让人烦。

想让自己清醒,甩甩头,手和脚还是麻麻的,没有力气。

冰冰的地面刺激了我的神经,在众目睽睽之下,拍拍衣服上的泥土,大步大步的走。

 

他来接我了,在被告知晕倒之后。

他陪我去医院,没有过多的言语,恨透了他的懦弱。

看不出他的任何想法,也不想去猜测。

只是一味的听从,说什么就会做什么。

他认为这样就是对我好。

 

问他想说点什么,到底在想什么,只是呆呆的不说话。

感觉现在这样,简直是个大笑话,傻傻的有了孩子,也许他也懵懵的。

他挂了专家门诊,以为这样会对我好。

一个老头,不算亲切,说起话来有点晃脑袋,怀疑他有什么病,起码是和年老有关系。

 

他问我多大,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也问了好多很隐私的。

又没办法不回答,也许只有我自己听的见。

他也没问第二遍,有点感激他。

其实这个老头还算可爱。

 

这里的人心也许早就冷了,对于生命,我们还似乎在犹豫的留恋。

内心充满了愧疚,不忍,自己变成了侩子手,等同于杀死了自己。

原来自己也是残酷的……

这么多陌生的脸庞,或许带着身体的伤痛在行走,也有净化过的心灵。

 

只是按着医生的程序,已经很疲惫了,还是做了该做的,麻木的,不知羞耻的。

不愿去看医生审视的目光和冷淡的询问。

有的时候会以为他们是故意的刺痛。

 

 来这的有年纪老的,有无知的,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。

似乎其他的人都可以坦然的面对,没有胆怯。

在在乎些什么?

这里甚至没有人认识我。

自尊被腐蚀着。

 

自己嘲笑着自己,傻的可以。

 

从小我就怕针状的东西,那比要命更要命的感觉能让我窒息。

过度的紧张,医生是极不耐烦的,“要么你先去旁边等”。

小的时候打针是很困难的事情,我可以在几个大汉压制的情况下逃走,直到最后班主任老师派人出来找我。

他们都不知道我是为什么,我自己也不知道,只是一直在鼓励自己,自己可以的,到了临阵的时候就脱逃掉。

 感觉好没面子,又没有办法抵挡心理的恐惧。

有的时候想拿把刀子划自己,这样子也可以取出他们想要的。

一直固执到现在。

 

坐满了等待的人,有男有女,有高兴的,有看上去没有表情的。

手术室的门没有关严实,从我的位子上能透过虚掩的门缝看到点什么,有床,有医生,有人来回的走。

门开了,搀扶出来一个年轻的女孩,左边的是母亲,右边的应该是男朋友。不到20的样子。

也许是心理上承受的远比身体上来的疼。

 

看不下去她的模样,一点力气也没有,从手术室出来到电梯口,都没有抬头。

有人说她是因为麻醉还没有完全退掉。

 

我想逃跑,这是让人难以呼吸的等待。

 

我还是逃掉了,最终。

出了医院的大门,突然觉得空气好得不得了,湿湿的刚下过小雨的地面也很亲切。

外面有卖各种东西的人,饿了,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吃东西了,像饿死鬼得到重生一样。

他会因为我想吃东西高兴。

 

吃的是西餐,想吃也不过是借口。

因为不知道到底想吃什么。

两种牛排,没什么区别,甚至味道都是一样的。

吃了几口面条,喝了几口叫不名字的汤。

他的表情很快乐,一直和我说话,不知道是因为我突然想吃饭,还是不想打掉孩子。

 

可能是被他的表情感染了,我也对他笑笑,已经好多天了,不愿意理他。

他又没做错什么。

看着他的脸,也像个孩子,如果我们共同养一个孩子,也许不是很糟糕的事情。

他包容我,愿意哄我。

其实我已经变得很坏了,一直在利用他对我的好,却从来没有考虑过,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。

脾气也很坏,越来越多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好好和他说话。

他也有瞪我几眼的时候,不过他是我见过最没脾气的男人。

 我不知道这是开始,还是结束。

 

饭后并没有回家,他说想带我走走。不像别人那样浪漫的雨中散步,只是在车窗里看外面。

这并不是个陌生的城市,但从来都没有透过这种角度看过,也没有在这种心情下看过。

我们也不是陌生的,仔细看又像不认识他,后视镜中的自己,有点破碎的凌乱。雨点已经敲打过的玻璃留下长长的水痕,又被雨刷刷变了形。

 

我一直有检讨自己,不应该对他太凶,只是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,太快,太突然,让人措手不及。

想过的生活不是这样的,简单的让人害怕。

习惯了漂泊带来的失落,习惯了审视别人的幸福。

这些会属于我多久?

一辈子太长了,因为不敢保证会在这呆多久。

我会因为厌倦这个城市而厌倦生活。

我应该是这种人。

一直是。

虚荣的伪小人。

 

这个男人傻的让人心疼。

我不是安分的人,他应该知道的。

纵使是有热度,也是三分。

 

没有告诉其他人,父母,朋友。

本想悄悄的处理掉。

本来以为会处理的很好,不漏声色的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临阵脱逃,是因为害怕,还是不舍呢?

 

朋友都在陆陆续续的结婚,都很幸福的样子。

而且也觉得我应该结婚,生子,过正常的生活。

 

留恋什么?

 

 (二)

平静的过了一天,在他的家人面前,没有矛盾和异议。

他带我去另外一家医院,他想知道我和孩子好不好。

我意外的温顺让他吃惊,他以为我会疯掉,因为忧郁。

他说:你可以为所欲为。

医生说我很健康,宝宝的状况现在看也格外的好。

只有豆粒般大小,能看出什么呢!

她说我们都很好,我却没有记住她嘱咐的话。

像是漂来漂去的东西。

 

回去的路上没什么话说,没有主意,也没有再争辩。

肚子里的生命,会原谅不称职的我吗?

我只是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想。

 

最后还是没狠下心来,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谁?

没能给宝宝一个生命中好的开始,会给他(她)一个好的未来?

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个世界,不会这么轻易的来过,只是来过!

 

虽然质问内心的同时还在怀疑,是否会当个称职的妈妈,还要因为这个怀疑,怀疑是为了什么而结婚。

是为了心中有爱,还是要对得起谁……

 

12月17日,要结婚了。

是不是记得确切?

脑袋空空的,迷茫的像不是自己的婚礼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8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