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子

写写,画画,无残缺不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幸福吗?  

2010-06-15 14:23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序)

我是个很平凡的人,就像大多数匆匆而过的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虽然偶尔会想象自己拥有不平凡的人生和故事。

幸福吗? - 囡囡 - 天空

 

这是发生在身边的故事,真实,平淡。

(一)转机

记不清是哪天相遇的,大致的情节还是记得的,我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,来到这个城市,谁也没想到就因此来到这,这儿不是我想要的。

饭桌上略显尴尬,刚下火车就被接到这个不知道名儿的饭店,呜呜洋洋的一大桌子人,除了男人,还是男人,同学说:都是老魏的同学,好长时间没聚了,就这样一起热闹热闹,算是给你接风,也没有外人……

既然这样,就吃吧,低着头也没什么拘谨的,既来之则安之,看他们喝酒聊天,谈的甚欢。

“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远道而来的美女吧!”我有点狼狈的把菜塞到了嘴里,“别这么客气,第一我不是远道而来的,第二我也不是美女,咱也别这么虚伪”,毫无准备的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,脸瞬间就红了,这太突然了。

还是你自己介绍吧,没外人,来来,都把杯子筷子放下,现在美女有话说。

……  ……

都坐那等着呢,

“你们好,我是王小月,邛的同学,有点紧张,你们都吃饭吧,别的没了!”

说完,就坐下了,看了看大家的反映,停顿了几秒钟,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。

我,在一旁,边吃,边和邛窃窃私语。

 

这顿饭吃了近三个小时,原本以为吃了饭就回去睡觉了,他们说这才九点多,出去玩会吧。

有点小累,但是也要入乡随俗吧。

百乐门,他们哪哪都清楚的很,我跟着七拐八拐的快晕了。

他们唱的也很尽兴,想不明白,几个大老爷们,一起唱歌有什么意思?

 

(二)初识

对于唱歌,我是外行,却很喜欢这种吵吵的灯光闪耀的气氛,可以一个人在角落里想事情。

他们买来了啤酒,饮料,爆米花,果盘,薯片……

生活得好不惬意,原本以为这儿可以很安静,适合累的时候来调试心情。

这个城市变了样子,还是我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它。

无所谓了,怎么样,我都只是过客。

 

“美女,喝酒吗?”

不知道名字却知道是谁的人问我。

“不用了,你们喝就行!”

今天有点神经质,总是会被突然吓到。

“看你总是魂不守舍的样子,怎么了?”邛说,“有吗?我挺好的呀!”

“总是感觉怪怪的,还是喜欢神游啊,毛病还不改。”

“哪有,就是人太多了,有点不适应。”

“你还杵这个?不是吧,才几天没见,你就转性了?”

“好像我以前有多坏是的,我一直都这么含蓄的不是吗?”

…………

邛还是穷追不舍,“不对,你累了?困了?这么不在状态!你说,怎么了?如果累了,就回去休息!”
“没事,真的”

我收回了那些飘渺的思绪。

 

“邛,喝饮料吧,这个给美女的。”

“哇,不是吧,扬森,你这么细心啊,谁要是跟了你,不得幸福死啊!”

“怎么了?喝瓶饮料怎么谈到幸福上了?”

我问邛

“你自己看吧!”她把饮料递给我。

我看?拿起来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异常啊!

“笨死了,打开盖子看。”

盖子很容易被打开了,原来他把盖子扭了几下,这样不会扭到手疼。

抬头看了看刚才递饮料的人,碰巧他也看了这边一眼,示意的笑了笑,很憨态可掬!

不得不承认,邛说的还是有根据的,这样的男人应该算是很绅士了,笑容也不轻浮……

“看到那个小伙子了吗?老魏的同学!”

“恩,这些都是他同学不是吗?”

“啊,哦,对对,都是同学,但是这个同学跟别人不怎么一样不是吗?”

“……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啊,难道他是女的?”我有点心不在焉。

“你胡扯什么啊!多男人啊,怎么能是女的呢?还这么不着调呢。”

“是吗?那没什么特别的,有点胖,除此之外没看出什么不一样!”

有可能感觉到有人在聊他吧,还是很有礼貌的朝这边笑了笑,和我打了个对眼。

“如果硬要我说的话,就你刚才说的挺细心的,瓶子盖也能想到,看来平时没少奉承美女!”

“哪有什么美女,还单着呢!”

“啊!哦,单着就单着呗,眼光高是应该的。”

“不是眼光高,我听老魏说…………”

邛正聊得津津有味呢,“你不是想把他介绍给我吧?”

“啊?……不是……不是!”邛急忙辩解。

“那你干嘛老说他啊?换点别的说吧!咱俩都多长时间没见了。”

…… ……

 

中间也唱了两首歌,硬着头皮唱的,从小我姐就说我唱歌完全不在调上,我才应该是说唱派的鼻祖。

对于不怎么过夜生活的我来说,半夜了还在外面疯,这是第二回。第一次陪客户吃饭,唱歌,一直到二点多,还有这次。一个人在那样的城市,就算偶尔想放纵一下,也找不到可以信赖的可以彻底放松去玩的朋友。觉得这样的地方充满了暧昧,所以总是躲得远远地。

他们精力很旺盛,喝酒,抽烟,唱歌,我坐在那已经被遗忘了吧。

 

回去是邛的老公,还有那个拧瓶盖的同学一起送我的。

安排好之后他们回去了,一丝不苟的都看了一遍才走的。

觉得他们太认真了,好像我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,特别需要别人照顾的人。

我是那种时刻都有可能出发的人,所以在外面住宿已经到了疲惫的程度,没人嘘寒问暖,习惯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结婚第三年————

老公有了,孩子有了,车子有了,房子有了,债有了……

 

不知道老公是怎么了,到处打听开盘的,即将开盘的房子,一开始以为他只是感兴趣,直到有一天,他跟我说,我看了**的房子,交了**定金……,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进去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我大声质问他,“我在**看的房子不错,交了**的定金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看着他轻描淡写的模样,沉默了许久,许久……

 

“你的意思是,告诉我你买房子了。好事啊!”

“我做这些是为了谁啊?谁天天说想搬出去住,谁说想有自己的家……”

“我是说过这样的话,但是你不和我商量就做的决定,说明你自己完全有能力承担,既然你不想我参与,我十分愿意。”

“……  ……”老公瞪眼看着我。

“瞪我也没用,既然你不和我商量,就别和我提钱的事。”

老公看样子是气的说不出话了。

 

在他眼里这样的事情不用和我商量,买房子和买件衣服在他眼里可能是一个概念吧,搞不清楚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,突然觉得这个站在眼前的男人很陌生,原来的幸福感变成了一张白纸,轻飘飘的被大风刮走了。

 

房子最终还是买了,在大家的努力下,虽然买的很勉强。

但中间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,买之前坐在一起商量钱的事,公婆说他们仅剩下的5万全给我们,这样每天15000的保险都没着落了,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我没说什么。

我们家给了5万,我妈强调过很多次了,她给的钱留着装修,不能往外拿。

公公借了一部分,具体借了多少不清楚,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又给了我们2万。

房子从开始交定金,签合同,交首付,办房产证,水电气开通,有线电视乱七八糟的一共12万2,贷款21万,还20年,每个月1400。

公公说他同学给他的3万是跟别人借的,就还回去了,还剩下15000他们先交保险了。

把我妈给的5万全套进去了,我们攒了点钱也没剩什么。

 

全家人吃喝拉撒,每月还要还贷款,两个人的工资刚刚好。

现在祈福,我们全家无病无灾。

 

(工作篇)

我把原来的工作辞了,那是来泰安半个月之后的第一份工作,和往常一样幸运,去了,就录取了。第二天被发配到总部学习,什么也没说,没说学多久,没说去了找谁。

第二天五点多我就出门了,一路颠簸的就到了省城,路的名字都很奇怪,反正也分不清楚,索性不看了,等车的人把站牌堵得死死的,带着大大的眼睛也无济于事,根本看不清楚。看了看时间才七点,好像来的太早了,这边九点半才上班,但是也不能在马路上乱晃,最后还是出租车司机把我送到了地儿,在我看来都差不多的路名看了让人头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0年8月,青岛

预谋了好久,还是决定要出手。

年初没上班的时候就想自己做点事情,想改善一下稍显窘迫的生活状态,最主要是时间自由、充裕。

 初步的打算是做服装,具体的模式还没有定,每天就这么七上八下的乱想…………

把想法一个个罗列下来,分析它的可行性,大多数都是现在没有办法操作的。

假假真真的苦思冥想也没有根本性的进展,这些断断续续的想法也是在多吉睡觉的时候有的,有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想的太用力,脑袋会疼,不知是真疼还是怎么了,木木的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功能,被塞得满满的。

 

苦闷了数月之后,老公同学那边给介绍的工作有了些眉目,就直接过去上班了,马上要还房贷了,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这么肆意挥霍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离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